樟芝三萜類化合物-肝

牛樟芝萃取化合物造成肝癌細胞凋亡

早在2005年台灣中興大學的科研人員在國際醫藥期刊Journal of Ethnopharmacology民族藥理學上發表了牛樟芝萃取物對人類肝癌細胞作用研究。實驗中使用兩種人類肝癌細胞株,分別為由乙類肝炎病毒引起的Hep 3B肝癌細胞[注1]和Hep G2 肝癌細胞。[注 2] 

 

[注1:Hep3B由Morris等分離自8歲美國黑人男童的肝癌組織. 細胞形態跟HepG2類似, 呈上皮細胞, 電鏡下觀察胞漿裡面很多粗大的黑顆粒, 同樣喜抱團貼壁生長; 其在裸鼠中能致瘤, 但基本不轉移. HBV陽性, 這與HepG2不同, 這株細胞整合了完整的HBV基因組. 可用於HBV感染後發展致癌相關研究.]

 

[注2: 1979年, Aden和Morris等從阿根廷一名15歲高加索男孩的原發性肝胚細胞瘤中分離出並建立, 該細胞系呈上皮樣; 貼壁抱團生長; 生長較快, 傳代週期為1-2 d; 低轉移; 裸鼠中成瘤率較差; AFP陽性; HBsAg陰性;該細胞系分化程度較高, 細胞裡代謝酶的生物轉化特性較完整, 不需加入外源性活化系統. 在藥物作用相關研究中代謝酶保持穩定, 不會因傳代次數增多而有所改變, 所含有的生物轉化代謝酶與人正常肝實質細胞同源, 因此, 常被用於體外肝細胞代謝或遺傳毒性試驗方面的理想細胞系. 其中, HepG2.2.15是目前應用較為廣泛的細胞株, 它是HepG2的衍生物, 即用2個頭尾相連的HBV DNA全基因的重組質粒轉染受體細胞HepG2而得, 可在體外無性繁殖, 能夠長期穩定的分泌HBsAg、HBeAg和完整的Dane顆粒, 產生大量的複製中間體, 是體外篩選抗HBV藥物的良好模型, 並用於抗HBV新藥開發的體外研究工具.]

 

 

 

實驗人員發現牛樟芝甲醇萃取物(MEM) 可抑制癌細胞活性並能對肝癌細胞產生毒性,促使癌細胞死亡。在牛樟芝萃取物濃度達100µg/ml的情況下,正常肝細胞未觀到毒性。細胞週期分析顯示MEM通過G0 / G1細胞週期阻滯誘導HepG2細胞凋亡。 MEM(100微克/毫升)處理HepG2和Hep3B 72小時,凋亡細胞分別為98.3%和39.5%。 MEM誘導的HepG2中caspase-3,-8和-9的活性分別增加了5.3,6.7和2.2倍。 MEM誘導的凋亡細胞死亡伴隨著HepG2細胞中胱天蛋白酶-3和-8的上調。與MEM和caspase-3,-8和-9抑製劑聯合處理後,caspase-3和-8抑製劑分別佔MEM誘導細胞凋亡的63%和47%;但caspase-9抑製劑對細胞凋亡率無明顯抑製作用(p> 0.05)。結果表明,MEM通過激活caspase-3和-8級聯誘導HepG2凋亡,並調節細胞週期進程以抑制肝癌細胞增殖。

再在相同牛樟芝萃取物濃度50µg/ml下,在不同時間段落(24,48,72小時) 下,觀察對肝癌細胞活性的影響。其中肝癌細胞HEP G2, Hep 3B的活性明顯地受時間長短影響,作用時間愈長,抑制活性越明顯,而正常肝細胞(Chang liver cells 和 rat hepatocytes) 僅受輕微影響。

肝癌細胞Hep G2 和 Hep 3B在與不同濃度的牛樟芝MEM( 0,50,100µg/ml) 作用下,經過72小時後,從電子顯微鏡下可以明顯地觀察到隨著MEM濃度增加,肝癌細胞Hep G2 和 Hep 3B數量減少,且癌細胞廣泛地出現凋亡現象。

同時也觀察到隨著MEM濃度增加,肝癌細肝凋亡率也隨著增加。在MEM濃度在100µg/ml下,肝癌細胞Hep G2凋亡率高達98.3%而肝癌細胞凋亡率達39.5%。

從細胞複製分裂的過程中,牛樟芝MEM主要在G0/G1階段對肝癌細胞Hep G2造成細胞周期停滯而導至癌細胞凋亡。牛樟芝MEM傳遞出死亡訊息因子,造成凋亡蛋白酶caspase 8 活性上升,caspase 8進一步活化caspase 3,caspase 3 是癌細胞凋亡的主要執行者,對肝癌細胞產生水解破壞,最經造成癌細胞死亡。

Scroll to Top